秋雪溪子

杂食,什么都吃。

物理化学一家亲(上)

 @咸鱼沈君行在线挣扎 

王喻校园向,物理化学系的联谊

私设:双向暗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“文州,你还记得今天老师讲的内容吗?”黄少天把双肩包的肩带全部甩在右肩上,眉眼间是张扬活泼的少年气,“学长学姐全部在骗人吧,说什么到了大学就解放了……”

喻文州微笑着把剥好的棒棒糖塞进了正在吐槽的那张嘴里,“嗯,大学的学习内容的确难度要比中学高了不少。”

“唔,是啊,所以说那什么瑞利散射怎么解释天空颜色啊?”黄少天郁闷的含着棒棒糖,“大学老师真是的,话讲一半也不说清楚,还是魏老大好,干脆周末回高中看他……”

喻文州调了调斜跨包的带子,很习惯的随黄少天自言自语去了。他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,慢慢的和黄少天走回了宿舍楼。

上楼梯的时候,他们俩和下楼的两个人迎面相对,是化学系的王杰希和方士谦。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走到一半让对方通行,没想到两人中的一位竟然走上前来。

“大一物理系的黄少天?”方士谦挠了挠额前的刘海,嘴角弯起,“下次我上场,辩论赛最佳辩手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,方学长。”黄少天也不怕,就这样应下了这个挑战。

喻文州默默看向没有上前的另一位,恰与对方灼灼的视线相对,他有些慌乱的收回视线,心里是偷看被发现的窘迫。

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示意他回宿舍,他连忙快走几步跟上。

方士谦走回王杰希旁边,撞了撞他的肩,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八卦,“别看了,人家小学弟都走了。”

两人迈开长腿,方士谦一边走一遍小声嘀咕,“虽然看上去有点不好追,不过胜在话少,而且白白净净的,老王你眼光不错。”

王杰希斜着瞪了一眼走在他左边的方士谦,快步甩开他。

“唉我去,吓死了,刚你那左眼简直要把我瞪死了!”方士谦小跑着追上去。

他们这里笑闹着,喻文州这里也是不太平。黄少天像是被方士谦刺激到了,开始扒拉辩论队的光辉事迹。

“叶秋,大四计算机系的,辩论队元老,一张嘲讽脸吸引对方所有火力,引经据典不在话下。”

“张佳乐,大三艺术系的,最擅长玩语言陷阱,让对方辩手找不清自己应该辩论的点,偷换概念一流。”

“方士谦,大三化学系的,自由辩论MVP,能够补充己方辩手的遗漏点,并精准打击对方,和张佳乐在决赛遇到过两次,几乎不死不休。”

“王杰希,大二化学系,个人观点天马行空,几乎没人能跟上他跳跃的思维,一开始身为一辩让队友也懵了,后来换成四辩之后总结几乎无人能敌。”

黄少天猛喝了一口水,继续开始吐槽,也不在乎有没有人听。

瑞利散射的强度与入射光的波长的四次方成反比。红光的波长较长,被散射的红光强度就很弱,而蓝、紫光的波长较短,散射强度就强。所以,大气分子把太阳光中长波的成分过滤掉,剩下蓝、紫光。人眼对紫色光非常不敏感,因此我们看到的天空就是蓝色。

喻文州将课上思考题的答案写在纸上,放回书包,然后忍不住摸了摸包的拉链上蓝色的玩偶。

“文州,你还真是喜欢蓝色啊。”黄少天看了一眼,“别急着放包里啊,给我参考参考,救命呢。”

黄少天看了一眼解释,扁了扁嘴,“黄色光的波长也不是特别长啊,怎么就不能透过来很多呢?文州你也真幸运啊,随时能看见自己喜欢的颜色。”

喻文州缓缓地点了点头。是啊,能看见自己喜欢的颜色,很幸运。能看见自己喜欢的人,很幸福。他想到今天楼梯上匆匆瞥过交汇的一眼,忍不住抿了抿嘴,努力克制着自己上扬的嘴角。

看着黄少天叽里咕噜的一边抄一边diss物理老师的破锣嗓,喻文州揉了揉他有些乱的、因为刚染不久有些干枯的头发:“少天也不用伤心啊,喜欢黄色,到中午就好了,阳光直射角度变化之后对于光线就不再是瑞利散射了,那时候天就变成黄色,甚至有些白的刺眼了呀。”

“什么鬼的米散射、漫反射,光学怎么这么讨厌啊啊啊啊啊!”

“明天还要去做牛顿环实验呢,今天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怎么又要做实验,原理都不懂做个鬼啊!听辩论队学长说牛顿环很费眼睛的,说不定要提前一周做眼保健操……”

“哪有那么夸张,黄少你又吓唬人。”刚进宿舍的郑轩呼了口气,懒散的摆了摆手,“我刚才遇见咱们高中的王杰希学长了,他好像是上一届的化学系的?”

“嗯。”喻文州回了他一声,“他们刚刚才出去,我和少天也遇到了,怎么这么快又回来?”

“谁知道呢,这么人物的心理可不是我能猜到的。”郑轩一边翻找衣物一边应道,“我去洗澡了,你们还不敢去公共浴室?”

“大澡堂哎!雾气腾腾白花花一片跟下馄饨有什么区别!”黄少天咬着笔,“我才不要看别人的肉体,天哥我自己身材够好了!”

郑轩只当没听到他最后一句,对着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意味复杂的微笑:“文州,听说过‘约澡’吗?这入秋了你还在宿舍洗冷水澡,怕是身体受不住吧?”

喻文州皱了皱眉,很快就拿好了洗澡篮子:“总有第一次吧,你说的也没错,马上天气冷了肯定要去洗热水澡的,早晚都要面对的。”

“不是吧,你们要留我一个人?先说好,我现在绝对不可能去看别的男人的果体的!”

“感冒药备好了么?肯定要用上了。”

“校医院也不远,冻一冻也好,长记性。”

“喂!!!你们两个!!!还没走远就这么讲话当我聋了吗???”

郑轩吐了吐舌头,把浴巾搭肩上:“黄少这嗓子,上个保险怕是得不少钱。”

“哈哈哈,他一直这样,正好他也喜欢说话,挺好。”喻文州理了理洗护用品,对即将到达的公共浴室有些局促,“轩仔,怎么突然想到‘约澡’,这个词从哪听来的?”

“哦,刚不是遇到王杰希学长了嘛,他旁边的人叫了他一声……文州?”郑轩走了几步发现身边已经没人,他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突然顿住脚步的喻文州。

“额,我想我还没准备好,要不还是明天再去吧。”喻文州有些结结巴巴,拎着篮子的手也不知道该放哪,“今天我和少天在宿舍就行……”

他看着走廊另一头走来的人,声音渐渐的低下去,最后竟是说不下去,停住了。

郑轩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有些惊讶地喊出了声:“学长,又遇到您了?”

来人正是一直出现在他们几人话语中的、高中时代的传奇学长,王杰希。他刚刚沐浴完,脸上还带着澡堂的热气熏染的红晕,头发虽然用毛巾擦了一遍,仍旧有些湿漉漉的,平日的刘海全数黏在一起被他拢上了头顶,露出光洁而白皙的额头来。失去了刘海的掩饰,他素来引人注目的双眼像是破除了什么封印一般,仿佛能看透人心。

喻文州就这样,看着他慢慢走近,然后停在自己的身边。

“上了大学,就别再像以前那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洗个澡罢了,都是男人,有什么不同?”王杰希看了看衣着有些单薄的喻文州,眯了眯左眼,“没经历过冬天就更要做好准备,厚衣物不提前备着等降温了躺医院吗?”

他说完就有些后悔,现在他和喻文州早就不是广播台上下级的关系,照理来说他也没资格用有些强硬的语气来说这些话。

哎,大概是拉普拉斯妖驱使他做出这奇怪的举动吧,真是无法用常理来证明的事情。

“哇,真是有前辈的气势,好凶啊。”郑轩戳了戳呆呆的喻文州,“还洗吗,文州?我记得你高中就很听他的话,这次应该也一样吧?”

喻文州胡乱的点了点头,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他像是失了魂一样,放了柜子,脱了衣服,打开龙头,任由热水洒在他的头顶、脸上。

热水的温度很合适,正像他滚烫的、疯狂跳动的心脏。

喻文州听着自己异常快速、激烈的、在耳边咚咚作响的心跳声,慢慢用双手捂住了脸。

一年了,他还是忘不了。

王杰希。

TBC

我以为校园向很短的,但是我低估了黄少天这个人的话痨程度(×),居然两千字不能完成在一起的重任(你闭嘴!明明是你自己话多!)写了一堆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东西……都是拉普拉斯妖让我码天哥的台词,天哥就是出场自带c位气场的人(×)

上篇物理系学弟主场(顺便介绍一下背景),下篇化学系学长告白,化学实验室可以发生爱的魔法实验(???)

没有存稿!不要打我!更新不能保证!但是不鸽(你说这话你良心不会痛吗?)

物理化学知识都是我自己学的,出处就不标了,都在我脑子里(。)

 @咸鱼沈君行在线挣扎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可以转载……(心虚)

评论(9)

热度(38)